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照片是个大麻烦
照片是个大麻烦

照片是个大麻烦





又一个星期天,早上十点多才起床,我和老婆蛮晚起的;大概是昨天太累了吧。并不是什么刺激的性活动,而是老婆住南部的姑姑,一家人上来玩,星期五的晚上就来了。岳父母热情招待,也顺便好好的展现我这顺意的女婿,一天一晚的疯台北,又吃又喝的大家都累坏了。

起床后,老婆在检视她照相机里的照片,就在欣赏间,我突然想起;和小姨子上一次在车上,所发现老婆的"风景"照。于是;我便在袋子里翻了起来。幸好老婆没藏起来,不知道是忘了,还是神经大条,总之呢我就随手把储存卡拿出,接上读卡机就插入我的电脑。接着就如我所愿,

出现了一张张的照片,我回头看了一下老婆,她还是聚精会神的盯着昨天的拍摄成果,专注的操作着相机,根本没注意到我。

我仔细审阅了相片的资料,大概有三个系列,一个是老婆的户外风景照,当然是一件脱过一件,直到脱光为止,姿态都极其淫荡,当然也不乏有抚媚近于艺术的照片。例如;有几张是在一个海边的凉亭拍的;老婆或坐或卧,又或倚栏弯腰,那本来白皙的皮肤,在近黄昏的落日斜阳下,映照成古铜色。美丽纤合的身材、微露的私处,有丝丝柔情似的,真的很引人情慾,遐思何止万千。

另一个系列,就是在饭店的房间或是办公室等,室内拍摄的照片。这些照片都有混杂着其他人一起,不过除了老婆以外,那些男男女女都是正常的生活照,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。但是老婆的照片就显的淫秽,张张都是袒胸露肚,私处更是大张大阖的,几张老婆弯腰折背照,我还以为她练了软骨功呀。

还有一个系列的,大致上是老婆和女同事出游、逛街的照片,也都有随性的露出。有几张是在温泉池的合照,都是老婆的女性同学同事,环肥燕瘦的美不胜收,尤其是旧识雅玲,她是老婆的死党,以前是她们班上的班花,早早嫁人了。从来都是看到穿着衣服,正经八百的女人们,现在都无一不风骚的尽露我眼前,这也算是艳福不浅吧,哈哈。

我越看情绪也凝重以来,当然老二也随之起舞,自不在话下啦。我正要问老婆,这藏在我心中多时的疑问。却看见老婆已经站在我背后,一手拿着相机扠腰,一手把手指放在嘴唇咬着,状态似乎不是要指谪我。我转过身来,两手一摊,手指着萤幕画面,想要老婆解释。

「你…你…怎么…发现的?」

「我上次和晓娟去看电影时,她说想拍照,拿妳的相机时发现的。」

「..你想知道什么?」老婆好像无奈极了,看看照片,又看看我,考虑许久。

「大致上就好,反正就是那回事,我没想到要破坏现状,只要给个解释就好。」我要老婆放松。

「不是你想的那样。」老婆简单的说。

「嗯嗯…妳就好好的讲一下吧,我真的不会责怪妳。」我又再三的声明,老婆有点眼红起来,我怕破坏她说的意愿。

「从…从…哪里..开始…?」她支支吾吾。

「恩…就这里吧!我想从这里开始。」我指着那几张风景照。

老婆坐到床沿,怀疑的看看我,又看看照片,似乎想起什么来的样子,又站起来拉我坐在电脑前的椅子,然后坐回床沿。

「真的不生气唷!生气也不管你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风流帐。」老婆娇嗔轻叱,语带愧疚又不忘警告。

「什么风流帐呀,怎么开始清算我呀!」我没好气理老婆的无厘头脾气。

「那天你跟我妈…尤其是我妹……还有你应酬去酒店的一堆风流帐!」老婆从重说到轻–一下令我讶口无言。

「都说不生气啦,妳给我一张一张说清楚!快点。」我恼羞成怒,她跟岳父母的风流帐,就绝口不提,我得找个时间再逼问她。

「嘻嘻,谁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想听我就说给你听,你呀;就爱看你老婆风骚,不是吗?」老婆哼哼淫淫的说。

「是啦..是啦!要翻脸我早翻脸了。快讲吧小骚货老婆。」我催促她。

老婆站起靠到我身边,故意的把胸口抵住我的脸庞,在档案画面,一边点阅一边开始说出照片的缘由……。

学校篇:以下我以老婆为第一人称,描述老婆当时拍摄的情景。

那天老公要加班;我们结婚一年多,因为工作搬到我家里住,老公家住中部,一方为求方便节省,一方是爸妈要我们住回家里,万一生了孩子,可以就近照顾。

结婚以后,老公更努力打拼工作,为了我们的将来,努力冲刺。我则一如故往,工作上也没什么迁就,有空还是一堆姐妹同事,吃吃喝喝四处游玩,甚至老公应酬,也准许我跟她们到夜店胡混。我们相守的约定,就是一定回家睡觉,婚前和婚后,我俩也都没毁坏这个约定过,适意却不干预,就是我们的默契和原则。婚姻或爱情的忠诚,我们都认为;就是坦白和体谅,奉献、责任和牺牲。不相见的时候,就各自努力,相见的时候就一定握紧相依,不离不弃–就这样。但是结婚以后,我却觉得–谁人乐趣谁人享,相依莫问从来事,才是真正的写照。

同事黄亮茹打电话来,要我跟她出去走走,她的男朋友又离她而去了。她长的满漂亮的,身材匀称皮肤也算白,又没不良嗜好,只是人高傲了点,总爱指使东指使西。也许是这样,男人总受不了她的娇嗔,一一离去,每一次受到感情打击,她都要找人疯狂发洩—喝酒和旧地重游。

我一口就答应了,同时约的就还有同事小祥子,他可是帅美男唷,一副轻柔不经风的样子,妆扮起来连我们两个都比不上,只可惜只喜欢男人。我们喜欢约他出去,一来他很听话可以使唤,一来又可以帮我们讨论男人,要真有想打交道的,派他去约合,总是不负众望。小祥子都叫我们两个姐姐,还真的是好姐妹,什么消息他都打听的到,事实上我们几个公司的女人,可抢着要抓他一起出去呢!

我和亮茹一起先到,不料小祥子突然他男人找,要迟一点时间。所以;我和亮亮决定先到餐厅,坐着喝杯饮料等他。中午过后,我和亮亮都吃

完午餐了,还是不见小祥子过来,我决定打电话过去,打了三通才有人接。

「喂…喂…恩..恩..请问…。」小祥子接电话了,声音断断续续。

「ㄟㄟ…我晓涵姐啦,小鬼,怎么啦..都中午了耶!我和亮亮都吃饱了!」我生气的说。

「嗯嗯…..ㄟ兜…我..我..在..忙..啦!」小祥子怪音怪调的。

「唉唷,你在忙什么啦!昨天就约好啦。你真可恶耶!」亮亮抢过电话说。

「我..知..道…啦…知道..啦…喔停..一停…停….!」小祥子上气接不到下气。

「你…你在干麻呀?难道…你在…!」亮亮语气变的颤抖,还用怪怪的眼神看我,满脸通红。

「哀..唷…喔…不说..了啦..亮姐..我..在办..事啦..通融一..下啦.喔..!」小祥子要挂电话了。

「你等等..等等唷,你敢挂电话,我就剪掉你的小鸡鸡。」亮亮大声的唿喝。

「又…干…麻啦..姐..让..我..爽..完啦!」小祥子大声叫着,电话传来喘息的声音。

「嗯嗯..我..我和晓涵..要..要听啦!」亮亮把双耳机插头(我们常一起分享MP3音乐),插入手机并把耳机插上,同时也挥手要我坐过去。

我坐过去她旁边,也同时拿出耳机,插入另一孔,我们相视一笑。

「三..八..有.什么..好听..的啦..喔..喔..好..爽.喔..亲爱..的..快..再来..来..喔!」小祥子没挂手机,却尖叫起来。

我看着亮亮,我们心中泛起一个画面,就是两个男人脱光衣服,交缠在一起…那个男人壮吗?有性感肌肉吗?一定抱的很用力!我和亮亮手抓在一起,另一只手则用力抓住椅垫,餐厅人太多了;而且我们的座位就在落地窗旁,外面走廊上的行人,来往匆匆热闹的很呀,谁也不敢去摸身体。该死的小祥子,这么一个大好天气,又大中午的,胡搞什么啦,害我们俩的情慾,都被引到快要爆发了。

「骚货..你真溅ㄟ,快给老娘说,你们现在是什么姿势,还有是哪一型的啦。」亮亮颤抖的声音问。

「肌肉满满又蹦紧…阿JOY是…勐男啦…他从..背..后…抱住..我..用力..用力..的干.我..喔..喔..喔..他的手..好强..壮..好有…力

!」电话传来高亢的肉击,和喘息的声音,小祥还是尖叫。

「插..插..屁眼吗?」我问。

「喔..要死了..我没..妳们..的肉洞..啦..当然..是..搞.后面..喔!就..像妳..老..公.搞..妳…..屁..眼..一..样啦!」小祥子说。

「你去死啦….我老公;从来不会搞我屁眼。」我失声叫出,糟糕;一下旁边的客人都往这边看过来,笑声也传过来,附近的服务生,也皱着

眉头看了我ㄧ眼。

「该死..说太大声了啦,晓涵!」随着众人异样的眼光,亮亮和我都满脸通红起来,心强力快极的通噗通的跳,我们却不再说话。

「喔..喔…阿….阿..射了..射…了..我..爆.了..喔….!」一场酣战应该结束了,重重的喘息声传来。

「ㄟ..快穿衣服过来,我们在福X国中等你,来帮我们拍照。一个小时内不来,把你剪成太监。」亮亮一口气说完挂电话。

约莫三十分钟以后,我们两个就抵达目的地,这个国中是属市郊,一到假日就几乎没人。亮亮小学念这里,早知道哪一栋没人,值日人员和工友都不会去巡,不过;我们还是跟管理室打了个招唿,进到校园。大致上;亮亮又说了一下前男友,怎么无情怎么无义等的话,我当忠实听众,专注聆听。学校里的篮球场,有几个国中生在打球。

「我们来拍照吧,晓涵;我先帮妳拍。」亮亮拿起她的相机,退了几步就拍了起来,我立刻摆起美美的姿势。

「呵呵,我想拍几张唸书的,好吗?好想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候喔。」亮亮说。

于是我们就爬到篮球场前的建筑物,那是一个四层楼的大楼,我们先从二楼拍起,然后到三楼。

「就这间吧,我国二是唸这间教室,….啊..都没变耶!」随着亮亮,我们进到靠楼梯的第二间教室。

换亮亮让我拍,交换着相机,我们拍的不亦悦乎。亮亮又和我说起国中时候的事情,然后说到自己如何受欢迎,我说我也很多人追,还有被学姐被霸凌过,因为一个学长传情书给我。

「真的.?妳有报告老师吗?」亮亮问。

「谁敢阿…她可是老大的女儿ㄟ。不打残妳算很有同情心了!」我说。

「那是怎么样的情况呀?」亮亮又问。

「嗯嗯…我是在厕所被堵到的,五个学姐把我拉进厕所,甩了我几巴掌,我说我想尿尿,她们就把我内裤脱了,要我当场尿!」我说着。

「喔..这么暴力呀!」亮亮说着搬了椅子过来,挨着我坐下,一手撑着桌子,注视着我。

「呵呵..妳看什么啦!然后呀;我就看着她们把我的内裤,对着我的下面,然后又打了我两巴掌,接着就一人一下的,摸我的那里…」我说



「摸妳的媚妹呀,是吗?…是….是..吗?」说着亮亮竟然就摸起我的大腿,放下相机,又摸起我的胸部。

「嘻嘻,讨厌啦…嗯嗯然后呀,要恐吓了我一下,说要找人轮奸我,我吓的一下就尿出来了,把我的内裤都尿湿了。就在大家都大笑中,他

们还把我的胸罩脱了,说我那么贱,要把我的胸罩和湿内裤,那去给那个学长,让他知道我多淫荡、多欠干。喔…亮..妳..妳.好..。」

我说着故事,也许是受到小祥子的影响,我竟然没有阻止亮亮的抚弄,而且还觉得很舒服。

「很爽吗?淫荡的小贱货….呵呵。后来呢?」说完;亮亮却真的把我的胸罩脱下,我今天是穿无肩带的胸罩,前开式的容易打开,她吸起我蹦出的一对大密桃。

「嗯嗯…恩..喔…然..后…他们就把我推出厕所去,整个最后一堂课,坐旁边的男同学,都在看着我的激凸。后来女老师似乎察觉了什么,就要我先回家,回家的路上,一整路都亮着我的激凸,遮遮掩掩的。那天风大,还要顾着裙子,好几次都…都被吹起来,大家那种色色的眼光,真的..好..丢…脸喔..!」

我ㄧ口气说完,亮亮已经一嘴吻过来,我热烈回应。我们女生的唇好像比较嫩,一点也不噁心。一下我又想;不对,难道我是同性恋?

「喔…哀…唷..亮..亮…这样我们…都..变..成同..性恋了…啦!」我尝试停住。

「就试一次也没关系吧,他们男人可以,我们也可以啦….哇!妳水怎么变那么多,好色喔!小贱人!呵呵。」亮亮诱惑似的,逗弄我敏感的地方。

「恩…恩…那..那..我也..要..摸..妳的…!」我伸手去拆亮亮的胸罩,也摸向她的阴穴,果然也溼透噜。

「嗯嗯…嗯嗯…我也一样贱啦…还是女人好….好!再也不想理臭男人。」亮亮说着,用力的吻着我,也抓着我的小穴和双奶。

「嗯嗯..恩……。」

我们就这样互相抚弄着,教室里只有国父的眼睛,死盯盯的看着我们,真是大不敬ㄚ!电话响起。

「妳们在哪里呀,我找遍学校都没看到呀。」小祥子着急的说。

「再XX楼的三楼啦,靠蓝球场这边,快过来吧。」我说完就挂电话,继续享受着亮亮的抚弄。

「喂…妳们两个..好噁心喔..在干麻ㄚ….!」小祥子一到教室外,就看到我们的淫荡模样,我们只有看看他,淫淫的笑着看他。

「怎么!你可以跟男人混,我们两个美女不能也照着爽呀。」亮亮娇叱。

「对呀..死小鬼..你自己爽完了。姐姐们不用也乐一乐呀!」我补了一句。

「…..那妳们爽吧!我到蓝球场看小朋友打篮球。」小祥子说。

「厚….你很噁心ㄟ..小孩子你也效想喔…想死咩!!」亮亮说着,即拉着我起来。

「小祥子把东西拿好,跟我来。」

亮亮牵着我,也不等我整顿衣服,两个女人,散乱头发衣服,就一起拉着往厕所过去,到转角她停了一下,拉着我和后面跟来的小祥子,进到女生厕所的厕间。

「小祥子,你帮我们拿好东西和衣服,想看就看,不然闭着眼睛也好。」亮亮说完就把我和她的衣服都脱掉,一古脑的兜在小祥子身上。

小祥子没好气的,一直嫌噁心。亮亮先跪着舔我的小穴,我则捞着她的双乳,然后互换姿势…..。

「涵…我们..我们磨一下,好不好….!」亮亮说着,拉我站起来。

「怎么用呀..我不会….。」我说。

「嗯嗯妳站起来,一脚跨在墙上,小祥子你来扶涵涵的屁股。」亮亮指挥着我们。

然后亮亮让我稍仰着,让她可以跨过我的腰部,终于小穴对准小穴,磨将起来。

「喔…喔…好…好..爽喔…喔….。」我们淫乱的叫着。

在互相磨穴中,因有阴毛互相摩擦到阴蒂,而穴水也互相滋润着,有一种特别的淫縻情状。接着;亮亮却要去脱小祥子的裤子,不管小祥子的

抗拒,亮亮已然脱下他的裤子,软屌一只一点生气也没有。

突然;亮亮把那只软屌,送到我嘴边,示意我含住,我也真含住,并舔吸的弄了起来。后来亮亮也摸起他的屁股,和我交互的吮吸起来,但是却一点也没起色。我和亮亮都哑然失笑,小祥子不悦的看着我们。

「妳们真的好噁心ㄟ,要吸去妳老公的啦,我没兴趣…而且..人家才刚..爽完啦!」小祥子不悦的说。

亮亮听他说着,一边就拿起相机,把他前男友的裸照,一张张的亮给小祥子看,我也探过头去看。一时间;我们三个都蹲了下来去看。

「哇..好雄伟唷。亮亮妳这几个月一定很爽喔!」我惊嘆的说。

「呵呵…才知道…..ㄟ..也看看你老公的..快拿出来给我们看!我要看上次他洗澡那几张。」亮亮一边撑起脚架,让相机都可以在脚架上,方便观看。

就在相机架好时,亮亮已经在我的相机,插入我平时收集我们情趣照片的储存卡,一下老公那健美的身材,展露在大家的眼前。

「厚..涵姐..妳…妳..还偷拍你老公呀!」小祥子看到亮亮前男友,和我老公的裸照,身体已经有了反应,不算小的棒子,直硬起来,我和亮亮就摸了起来,又稍微软了下去。

「小祥子..你注意看照片啦,还有..那是我老公让我拍的啦!你看他那根翘的那么高,有像偷拍的吗?当然是老娘弄得啦!」我没好气的说着。

渐渐的刺激下,我和亮亮不断互相的抚摸阴穴,又一面抡动小祥子的肉棒,但是只要进入阴道内,就会软掉..几经努力打算放弃。于是;我们蹲下,我和亮亮一起搓着小祥子的让棒,然后自己搓自己的奶子。还好小祥子却张开手来,帮我们抚弄阴穴,甚至抠弄屁眼,淫荡的性奋情状,让我和亮亮高潮不断。最后我和亮亮互相摸着淫穴,那里早已氾滥成灾,却也空出一手出来,我帮小祥子打手枪,亮亮却把手指伸进小祥子的屁眼里。

「喔…喔…姐…亮..姐…涵..姐..我..要..来了…要…射了…阿….啊!」叫着;小祥子站了起来,粗硬的棒子跳动着,屁眼死硬硬的

夹着亮亮手指,一下子一沱一沱的精液,射到我和亮亮的脸上、身体上。连我们两个的穴穴旁,都有几滴,他射的好多呀!

「呵呵…我老公这么有魅力呀,下次介绍你们认识认识。」休息了一下,我们擦着身体上的秽物,我打趣的说。

「嗯嗯嗯…我要,晓涵你可不要食言喔!」亮亮一下紧张的说。

「干嘛…妳要勾引他喔。呵呵…还是要我帮妳。」我哈哈大笑。

「嘿嘿..妳捨的呀!我是很认真的唷….!文哥我是很欣赏的!」亮亮眼睛发亮的跟我说,然后又吻了过来,又是舌缠牙踫。

「那我也要…我也要啦…妳们今天玩了我..我要讨回来!」就热情浇之中;小祥子着急的说,我和亮亮哑然失笑。

「厚…那我要先去试一下我的屁股,要是没死,再让你去!」我打趣的说….

「讨厌…我..我也..可以..用.用文哥的屁股啦!」小祥子说完,我和亮亮大笑起来。

「ㄟㄟㄟㄟ…你很噁心喔..文哥才不会乱开人家的屁股啦….」亮亮娇喝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「出来后,我们就拍了那些照片噜….喔..老公你干嘛啦!」老婆交代完,我早已摸向她的湿湿小穴。

「呵呵…其他的等等再说,现在;我想要干死妳,而且要干你的屁眼,看看妳会不会死。小贱货。」我淫笑的叫着,把老婆僕倒在床。

「唉唷..不要啦..老公人家还没准备好啦!..那是开玩笑说的话!」老婆娇叱着。

「谁说开玩笑的…我要妳介绍亮亮给我认识,还要叫张哥俩夫妇来。」我ㄧ边脱老婆的内衣裤一边说。

「美雯她们呀..好呀..哇..老公你怎么那么硬…今天怎么…你不气我啦!」老婆叫着。

「不气,不气,谁会气这么骚又漂亮的老婆呀!我喜欢都来不及啦」我发吼着,想着老婆的故事,老婆..我来了!!


【完】